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仙中母校,我成长的摇篮!

撰稿人: 审稿人: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2-02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

本文转载自:中山政协网—中山文史(第53辑)—《铁城忆旧》[点击原文链接],节选其中两节。


仙中多感慨

  我从读最长时光之校是仙逸中学,原就读时改称“石岐二中”,从1963年入读初中一年级,1968年7月作为初三“老三届”毕业生,又被聘留校任一连三排(即初一3班)班主任及语文教师,到离开学校外调之日止,共在仙中学习、工作了七年整。
  这七年感慨良多!
  初中三年,得林早耀、林焯、程智民老师的欣赏与鼓励,令我自小学起的作文爱好得到发挥与提高;同时得到音乐毛秀娟老师指点而终生爱音乐。
  初中三年因有良好的锻炼场地面拿过校运会四百米跑第三名;有图书馆而常能借阅到名著促进了写作水平的提高,获过全县中学生作文赛三等奖;有兴趣小组而参加县无线电培训班。
  文革伊始,先是因父亲是雇农出身,我是革命军人家庭出身,得以成为全校革命师生赴京代表,成为毛主席接见的全国第三批红卫兵之一;接着是当“东风派”、“保皇派”红卫兵,红卫兵“军长”;最后当“消遥派”常到县气象站黄庆廉技师处学气象观察,学有成效而成为全县公社气象哨培训班参观的对象——家中天台装有观测用品,惜当年成都和湛江气象学校停办而无法报考深造。
  文革中期的1968年底1970年初,作为全校名列首位的语文尖子生,被留母校当义务代课教师,还兼学校文艺宣传队长(黎帼英教师挂名队长)、初一级某些班的音乐课、体育课老师。
  离开仙中十多年后,母校发生巨大变化,杨仙逸科学楼为主的各硬件设施出现了,以电脑职业为主攻方向的教学特色出现了,蒙连任仙中校长的何俭强校长错爱,不但三次邀我回校出席校庆活动,还在宣介母校人才辈出名人名单上,也列举我为“中国民间收藏十大资讯人物”……
  呵,仙中母校,我成长的摇篮!

文革一段梦

  父亲黄三当过第四野战军127师某部炮兵班班长,我却当过“军长”——“学问大革命”中的一段梦一般的学生生活。
  1966年国庆节成为革命师生之一,赴京参加国庆游行活动回来后,以卢健驹同学为首的红五类子女学生,就组织起仙中(当年为“石岐二中”)红卫兵组织,称“红总”,我当了旗手。与“红总”对垒的是“红旗”派,与卢健驹同班的李炳伦当了“红旗”“黑五类子女”派的头头。
  后来,社会上兴起了“国际红卫军”组织形式,在卢健驹“红总”头头的授意下,我与好友廖佐永、陈杏平、李卓群等一批同学组建全县唯一一支“红卫军”组织,我当了“军长”。那年在石岐镇革委会举行三万人“抓革命促生产誓师大会”上,镇革委主任林维在工业、商业、教育等战线的红卫兵组织台发言后,还“有请国际红卫兵组织中山支队黄润权军长上台发言”,那风光、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这是我第一次当团体老大,而作为红卫兵外围组织的红卫军只玩了几个月就解散了,我就回到红卫兵当了宣传队长王小曼的副手,这是后话。
  仙中的文革,黄华键校长首当其冲被冲击,书记兼副校长高少珍被批斗,大部分老师靠边站,我曾为此将全校文革三年的事件,编写油印成《石岐二中学问大革命事记》保存至今。


黄润权 2003年4月18日于珠海

编辑概况:(转自中山学问信息网)
  黄润权,文学家,收藏家,笔名金潮林、米米。广东中山人。广东省珠海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分会会员、珠海市青年文学研究会会员。
  1968年曾任中山石岐二中代课教师,1971年迁居珠海,先后做过屠宰工、药工、员、搬运工、赤脚医生。1978年任珠海市驻中山办事处供销员。1986年元旦调珠海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
  爱好广泛,喜欢文学、集邮、集门票、集灯谜等。1982年至1984年参加《鸭绿江》函授学习,连续三年获优秀学员奖。1972年至1988年在海内外多家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小说、散文、杂文、民间故事、诗歌、摄影作品、连环画脚本、灯谜等共百多篇。作品特写《青春应这样闪光》(获1985年辽宁《千山时报》全国社会资讯有奖征稿二等奖)。又曾获珠海市宣传战线先进工编辑奖。
  编著有《灯谜之友》一书(1986年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曾主持全国谜坛评选“1982年中华谜坛十大资讯、十大事件”活动,获得好评。1988年5月31日在珠海市举办了《黄润权作品、收藏品展览》。现为《智力》杂志特约编辑和《信息日报》、《周末画报》、《莫愁》等九家报刊杂志的特约记者。
  传略编入《中国当代著名编辑记者传集》。



TAG: 校友追忆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