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杨添霭拜见孙夫人宋庆龄记

撰稿人: 审稿人: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2-02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

本文转载自:中山政协网站——中山文史(第51辑)(点击链接) 原文标题:杨添霭幸会宋庆龄

  列车在广深线上向北奔驰。郑瑞安拉开抽纱窗帘,浏览着如锦似绣的大地。1948年离开故土,至今整整31年了。时光悄悄地流逝,多少个白天,多少个黑夜,魂牵梦绕,真希翼能在有生之年,再喝一杯故乡水,重温一番故乡情。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她回过头来,正想招呼丈夫同赏眼前的秋日美景,却见他头枕软绵绵的靠背,闭着双目在打盹。自从半个月前,夫妻俩毅然决定回祖国一行后,他就忙这忙那,没有好好休息过。可是,从那微微颤动的眼皮可以看出,他并没有睡着。她很了解丈夫的习性,以往每当他有什么难题未能解沁时,总是这般闭目思考的。她关切地低声问道:“添霭,看你心事重重,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他睁开眼来,莞尔一笑说:“回到祖国了,还会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心事么,倒真的有一桩。”他附着妻子的耳朵道:“我想拜见孙夫人,你说可能吗?”
  “有可能,等待机会吧!”
  三天后他们来到北京,下榻在北京饭店。
  游览故宫、颐和园回来,杨添霭正躺在沙发上休息。这时,宋庆龄办公室派人送来一封信。杨添霭急忙拆开一盾,上面写着:“宋副委员长热诚欢迎杨添霭先生及夫人到中国来旅游观光,她准定今日下午五时在寓所与杨先生和杨夫人见面。”
  杨添霭咧开嘴,像孩子般天真地笑了。他晃动着手上的信,连声嚷着:“我说孙夫人一定会见我的……”
  他们准时来到宋庆龄寓所,早有人在门口迎候,把他们领进厅堂,方才坐定,见两位护理人员搀扶着宋庆龄从卧室出来。这位为中国的统一、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而奋斗不懈的巾帼英雄,还是那样端庄、慈祥、神采奕奕。但时光不饶人,比起当年她伴随孙中山东征北伐,毕竟已苍老多了。杨添霭、郑瑞安忙起身趋前两步,躬身说:“孙夫人好!”
  “欢迎你们来,别客气!”宋庆龄说着,伸出手来握住杨添霭的手,笑道:“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蹦蹦跳跳的孩子,今天已是白头翁了,看来你的身体还挺好!”
  “托夫人的福,目前还可以。夫人的身体……”
  “越来越差了,早几天跌了一下,走路也要人扶!”
  宋庆龄说着,招呼他们坐下,然后对郑瑞安说:“你公公仙逸君是中国空军的创始人,在讨伐桂系军阀莫荣新和叛贼陈炯明的战斗中,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后人尊称他为中国航空之父。”
  “几十年来,人事纷繁,许多事都淡忘了。在许多人中,仙逸君是我印象最深刻、永难忘怀的一个。最记得在他领导下装配出来的第一架飞机,在试飞时,机上除驾驶员外,唯一的乘客就是我。”
  杨添霭说:“这是夫人对家父最大的信任和支撑。试飞成功后,孙先生还用你在美国读书时的英文名字,给这架飞机命名为‘乐士文’号。”
  宋庆龄点点头,又说道:“在造这架飞机时,先生和我带着荔枝去探望你父母,先生还应你爸的要求,写了一幅近四米长的“天下为公”的大中堂。”
  杨添霭说:“你们拿来的荔枝可好吃了。你还摸着我的头说:‘荔枝不能吃得太多,吃多了会拉肚子。’孙先生写字时,因为桌子太小,只能把纸铺在地上。孙先生是半蹲着写的,弄得一手都是墨。”
  宋庆龄笑了,又问道:“那幅中堂还在吗?”
  “在抗日战争中丢失了,不过还保留了孙先生题给家父的‘志在冲天’的条幅。明年我再来时,把这条幅带回来送给国家。”
  “好!”宋庆龄赞许地点点头。“讲起来有一件事也许你们都不知道,我开汽车,还是仙逸君教的。我是中国第一个领到汽车驾驶执照的妇女,我这辈子大概就是得了这么个全国第一。”说到这里,宋庆龄开怀大笑。
  杨添霭告诉她,自己原是中山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的,在美国几十年,都是搞机械工程,三年前退休了,虽然身在北美,但无时无刻不心怀故乡,由于中美隔阂,欲回不能。尼克松总统访华后,人为的障碍虽已逐步消除,但往日的种种谣传却令人却步。现在中国共产党实行开放政策,大家下决心回家乡看看,探望您老人家。
  宋庆龄点头说:“回来看看就好,迟回来早回来都一样。外间的传说,有的是谣言,有的也是事实。可以肯定一点,林彪、“四人帮”搞的那些坏事,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说话间,餐桌已摆好碗筷,开始上第一道菜。宋庆龄把手一抬说:“难得见到你们,就在这里吃一顿便饭吧!”
  说是便饭,其实很丰盛,菜共十道,都是京菜、沪菜,非常可口。当服务员端上一个椭圆形长碟,里面盛着两尾长约六寸、头大口宽的无鳞鱼时,杨添霭惊叹道:“这不就是驰名遐迩的四腮鲈么?”
  四腮鲈鱼仅松江才有出产。宋庆龄用这般珍稀的鱼款待他,不只是对烈士的后代表示一点心意,而是通过他,对昔日追随孙中山革命而牺牲的众多烈士寄以怀念之情。他挟了一块鱼,细细品尝后说:“这鱼味道美极了。故乡水养出来的鱼,真是别有风味呀!”
  宋庆龄点头说:“是呀,古人有一句话:‘四海为家!’无论身处天南地北,都不应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说起来我还忘了问你,你妈身体好吗?”
  “早两年去世了!”
  “你妈是个意志坚强的女性。记得仙逸君牺牲后,我陪先生去慰问她。先生对她说,你应该回家乡去办一所学校,把对仙逸的哀思,寄托在培育下一代上,让他们来完成仙逸未竟的事业。你妈千辛万苦,把这间学校办起来,不只办了小学,还办了中学。这学校现在办得怎么样?”
  “听说解放后和其他几间学校合并,校名也改了!”
  宋庆龄沉呤一会说:“你回去向当地政府说明白,这所学校是为纪念革命先烈而办的,还是恢复原来的校名好。你也该秉承母亲的遗愿,为办好这间学校尽一份力量。”
  杨添霭毕恭毕敬地说:“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办!”
  用餐完了,摄影留念。一杯香茗之后,杨添霭夫妇起身告辞。
  宋庆龄吩咐用她乘坐的红旗牌轿车送他们回去,临别时又问道:
  “你经过广州时,有没有去你父亲坟上看看?”
  “在广州停留的时间很短,还来不及去看。从北京回去,一定要去看看。”
  可是,杨添霭在广州跑了三天,却找不到父亲的坟墓。回到檀香山后,他马上把这情况写信报告宋庆龄。
  几个月后,收到广东省有关单位的来信,说是杨仙逸烈士的坟墓已经找到:还收到中山县教育部门准备恢复仙逸中学校名的信。
  他正想把喜讯向孙夫人报告时噩耗传来:宋庆龄与世长辞!老两口禁不住失声痛哭,老泪滂沱……
  1981年10月14日,中山县仙逸中学正式复名。杨添霭捐款150万元人民币,在校内辟地建筑了一座面积2500多平方米的教学、科研大楼,以该校创始人、他母亲的名字命名为“程度纯馆”,并添置了大量的教学仪器;接着,又用70万元人民币新建一座五层楼,将出租所得,作为仙逸中学的基金。他决心在自己有生之年,努力把仙逸中学办得更好,为祖国四化建设,输送天空彩票的人才。


                                 (原载1987年8月15日《羊城晚报》港澳、海外版)
 
                                 发布日期:2006年6月6日  编辑:余松岩  网站编辑:周丽雅



TAG: 杨添霭 宋庆龄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