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中生活琐忆——刘居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校友)

撰稿人: 审稿人: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2-02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三十二年前(注:本文写于1985年),当我小学毕业参加统考,头榜公布名列第三,接着却接到了联合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我委屈得哭了。那时联中刚由仙逸、大公等几所私立中学合并不久,每期的学费是十八万元(旧币,即今十八元)。在五十年代初,对一个经济并不宽裕的家庭说来,十八万元,这已是一个不轻的负担了。

  然而,正式入学后,我很快便喜爱上了这所学校。不仅因为给我发放了助学金,更因为它给我提供了一个多么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机会!地处石岐南郊,远离市区的喧嚣,却背靠着一座幽静的西林山,低矮然而葱笼,正是温习和游戏的好去处。记得当我第一次踏进那简朴然而宽敞的图书馆时,我是怀着一种近乎虔敬的惊喜。呵!那么多的期刊杂志,那么高大的列成一字横排的玻璃书柜,里头该有多少可供阅读的书籍啊!我着迷地不断借阅,一星期一册,两册……。从巴金的《家》、《春》、《秋》,曹雪芹的《红楼梦》,许纯航的《古算趣味》,直到《唐宋名家词选》、《孙子兵法》、《古希腊罗马神话》、《昆虫世界》,乃至有关天文学的、美术构图学的书籍,都借来交叉地对换着阅读。说起来,也许有人会搔头:是不是太庞杂了?我却直至今天也不悔恨,因为,没有这一切的陶治,就塑造不成今天的这一个“我”!

  应该感谢老师们,是他们的谆谆善诱激发了我广泛的兴趣。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刘进老师的语文课、李天颖老师的几何课、李耀武老师的代数课,何颂笙老师的地理课……,以及周孟郎老师的体育课。周老师原是我小学时代的老师,和我同时“升”到初中里来的。

  也许可以说,刘进老师是把我引进文学的大门口的第一位导师。刘老师批改作业时可认真了,在我的作文本子上,他的评语和眉批的总字数,有时竟达我的习作的字数的三分之一!他曾建议我写一篇题为《画地图》的习作寄去中国少年报,由于胆怯,稿子賸正了,我却终于没有寄出去。然而,老师的肯定,使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可以试着学写东西的。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悄悄地学写诗,记得第一首诗写的是一次旅行,开头几句是这样的,“柔和的太阳,轻轻的风。旅行的队伍,眺望着远处的山峰。……”由于缺乏技巧,这首诗当然没有写成。硬着头皮啃下去,这以后居然摸着点门道,写起来就顺当得多了。

  十二、三岁的孩子,有时也是很淘气的。有一次,一位老师下课后忘了把粉笔盒带回教导处去,那里头有好多红的绿的颜色粉笔哪!大家几个小淘气,互相打了个眼色,一拥而上把彩色粉笔全拿去了,藏在自己的书桌里。老师匆匆折回,发现粉笔盒是空的,不由得愣住了,狠狠地向全班批评了一顿。大家几个惹祸的却规规矩矩地端坐着,装成没有发生什么似的。但事后又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当第二天又碰上这位老师的课时,便不约而同地在课前把这些粉笔放回教桌上,看着老师的愕然神色,大家都在下面抿嘴笑,庆幸自己终于弥补了过失。

  三十年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当年学校生活的印象依然是那么地亲切和清晰。我无法自我评价,我这一棵“树”已经长得多高多大了?但是,我决不会忘记,当我还是小树苗时,是学校的苗圃里带来的一团沃土啊!

  亲爱的母校,尊重的老师们,请接受一位昔日的学生向您致以的最崇高的敬礼!
                                                 (本文写于1985年)


编辑概况:刘居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校友。原香山报主编,副社长。广东作家协会会员。五十代年末起从事文艺创作,写出了大量小说、诗歌、散文、评论、民间传记等多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并结集出版个人专集达18本之多,曾十多次获省以上文艺奖。


相关链接:刘居上_百度百科
     中山学问名人刘居上:用学问建起中山城市坐标 中山学问信息网
     过眼云烟也是诗——评《中国文人》 中山艺术网



TAG: 校友追忆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