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九秩辉煌 杨仙逸中学校史二

撰稿人:校宣处 审稿人: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07

第二篇章  西林放歌燃激情(1952-1981)

   

一. 石岐联中时期(1952-1956)

自力更生建校园

1952年,仙逸中学、大公中学、雨芬中学三所中学的负责人以互相谅解、共同协作精神,接受“民办公助”形式,以仙逸中学原址为校址,合并成石岐联合中学,校长为黄华键(原大公中学校长),教导主任为李耀武(原雨芬中学校长),分校主任为杨江松(原仙逸中学校长)。他们通力合作,将仙中原址逐步扩展。发动师生,平整操场。叠砌石级,修缮校舍。植树栽花,校园日见明丽。且办学质量迅速提高,吸引周边的区镇的高小毕业生前来就读。为了适应学生迅猛增长的需要,在原来称为小操场的地方,师生动手削山挖泥,雇工筑起四座平房式课室,又靠自力更生平整了一些场地,购置了设备和体育器材。在贯彻人民政府的教育方针过程中,学校不仅重视政治思想教育,也抓紧教学改革,第二课堂活动频繁,课外小组如雨后春笋。在理化、生物、史地各科老师的带动下。经过师生的共同努力,西林山上建设起了地理园,气象观测站,菜园苗圃。种出高产的玉米和特大番薯。理化小组制作出500倍显微镜等多种科研成果。学生自觉性高,自治能力强。他们主持的话剧和音乐比赛经常举行。1954年,联中排演了大型歌剧《打虎狼》,由李耀武主任担任导演,巡廻演出多场,受到热烈欢迎。学校编导的多部歌剧和话剧多次在县文艺演出中获奖。

联中体操名将荟萃

联中的体操队多次在市级比赛中夺冠。1956年在青岛举行的第一届全国少年运动会上,陈少强同学夺得单杠全国冠军,是广东省参加全国体操比赛获得的首个冠军,也是中山参加全国体育比赛获得的第一个冠军。联中的体操队多次在县级比赛中夺冠,体育名将,校友黄巧叔回母校作报告,激励不少学生投身新中国的体育事业。在此期间,林洸老师、韩东安老师培养了不少体操名将。

二. 石岐二中时期(1956-1981)

   1. 品学兼优  全面发展

   学英雄,讲理想蔚然成风

  1956年,学校改为公办。更名为石岐第二中学(简称为石岐二中)。黄华键仍然为校长。政府先后调派周巨、高少珍来任副校长,以应付学校日益扩大的需要。政府分批拨款修建校舍、添置设备。在原大操场后侧扩阔填平,建起可容六七百人集会的小礼堂。接着拆了一些旧屋棚,增建了课室,班级逐步扩大到24个。1972年扩办高中,逐渐形成了12个初中班,12个高中班的规模,尽管学校劳动教育较突出,下乡支农频繁。但学校仍然坚持全面贯彻教育方针和对常识分子政策。重视对学生的“五爱”教育和提高常识质量质量,关怀教职员工。教师刻苦钻石,学生辛勤学习的同时,学英雄,讲理想蔚然成风。以黄继光、雷锋命名的班级很多,事迹动人。五九届的丁班共青团支部被县团委授予“向秀丽支部”的光荣称号许多学生毕业后以祖国的需要作为自己的志愿,奔赴祖国各地。由于学校重视群众性体育运动的开展,培养了不少田径、体操、游泳等项目的尖子,输出运动员达到健将级别的有七名。学生的学习质量较高,学校为县、地、省的高中、中专输送了一批批符合规格的新生,多次受到教育行政部门的表扬。1960年,初三(1)班在参加佛山地区数学统考中成绩名列中山县第一名。任课教师和班主任伍端颜老师多次获国家、省、市奖励,并到北京出席全国群英会。

  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西林山下除了清晨朗朗的读书声,日间课余的校园角落,时见学生轻歌浅舞耳闻萧笛琴声。学生自觉性高,自治能力强。由他们主持演出的话剧和音乐等文艺活动经常举行,一片生动活泼,热气腾腾的景象。1956年,由初二甲班排演的三幕歌剧“喜鹊和寒鸦”在县文艺汇演中获奖。1957年,初三甲班在毛秀娟老师引导下,自编自演《小足球舞》,再获县文艺汇演创作奖和演出奖。五七届初三甲班中有不少学习拔尖人才,如日后考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后录取为首届博士研究生的李英治、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的区南、考入清华大学的黄欣荣,考入北京航空学院的陈泽流等均是五七届的同班同学。

  2. 体育健儿  群星闪烁

仙逸中学的体育成绩,在石岐二中阶段,达到了鼎盛时期。

石岐二中体育群星璀灿

1957年黄汉光同学打破全国少年110跨栏的全国纪录;

1958年黄少强同学打破全国少年的撑竿跳高纪录;同年余伟强同学参加省少年田径赛,荣获跳高和三项全能两项冠军。吕学玲同学被八一队破格挑选入队,多次参加全国跳水比赛,均获前三名的好成绩。

1960年学校体育工作被县、地区和省评为体育工作先进学校,荣获省体育工作标兵称号。

1964年学校男、女子体操队在比赛中获得好成绩。代表中山县参加佛山地区14个项目的比赛,获得13项冠军,1项亚军。

1965年,学校男子乒乓球队,荣获市团体冠军,代表市参加全省少年乒乓球赛,又荣获男子团体冠军。同年学校男子乒乓球队代表广东省参加全国在银川市举行的男子少年乒乓球赛,荣获大会风格奖和团体赛第七名。

1972年,王建光代表广东参加全国青少游泳比赛获100自由泳第二名。1976年,王建光进入国家水球队,荣获第八届亚运会水球冠军,是中国水球队首次获得的最高荣誉。

1973年,学校男、女子乒乓球队参加全省基层赛,荣获男、女子团体和男、女子单打四项比赛的全部冠军。

1976年,学校男、女子体操队在比赛中继续取得好成绩。代表中山县参加佛山地区的比赛,荣获男、女子先进集体奖和男女子全能冠军奖。

中山体校附设在石岐二中

1973年起,中山体校就在石岐二中举办。由初一开始至高二,每年级一个体育班,上午上学问课,下午到体育场进行系统的体育训练。生源来自中山的乡镇和石岐城区。遇有比赛任务缺课,则由学问课教师进行补习。由于体校设在普通中学中,教育教学均按照普通中学进行管理,要求十分严格,因此运动员的学问成绩和纪律比较好。与此同时,由学校指派的班主任也十分配合学生的体育专业训练,经常到运动场观看学生的表现,与教练一起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在各运动项目教练的精心引导下,运动员的专业成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培养了不少运动的好苗子。体育班也带动了石岐二中学生的体育锻炼,形成良性互动。至1981年,中山体育学校独立办学,石岐二中就此结束了附设体校的历史。

3. 十年浩劫  几许坎坷(1966-1976)

石岐二中被卷入学问大革命的旋涡

1966年,一场史无前例的学问大革命浩劫降临到全国人民的头上。石岐二中不可避免地卷入这个巨大的旋涡中。1966615早上,学校的高音喇叭广播的通知打破了校园的宁静,也震撼了每一个师生的心灵。学问大革命爆发,学校停课闹革命。从这天开始,铺天盖地的大字报贴满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矛头对准的是一些无辜的教师如毛秀娟、雷汉生等。一些从北京来到中山的首都红卫兵到学校煽风点火,更加剧了迫害教师的势头。红卫兵罗织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和罪状,一场场的斗争会,许多匪夷所思的残酷手段无情地折磨着这些教师,带高帽、剃牛头、住“牛棚”,用军用皮带抽打,逼着这些教师跳牛鬼蛇神舞,不少教师被活活摧残至重病缠身。仙中的第二任校长杨江松(文革前调至石岐一中任语文教师)在石岐一中的斗争会上被红卫兵折磨至小便失禁,隔天含恨逝去。红卫兵接着将矛头对准了学校的领导。黄华键校长和高少珍副校长受到了批斗,二中的所有领导靠边站,很快陷入无政府状态。

“破四旧”令历史和学问资料付之一矩

1967818起,毛爷爷等在天安门先后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群众和红卫兵。全国的中学和大学生开始了步行、爬火车等各种形式的规模空前的大串联。无政府思潮和打砸抢、批斗领导和群众的方式以及形形式式的大字报、小报迅速席卷全中国。全国所有的经济建设和工农业生产几乎陷于停顿。其中为害最烈的是破四旧,大批经历各种劫难保存下来的珍贵历史文物受到彻底的破坏。仙逸中学、联中、石岐二中建校几十年来的历史资料、典籍以及师生的大部分档案材料都在这一场风暴中付之一矩。

军宣队进驻学校复课闹革命

19684月,正当全国的红卫兵酝酿一场更大规模的革命大串联前夕。国务院发出紧急通知,所有大学,中小学要复课闹革命。各地的解放军组成军宣队,进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开进动乱不堪的校园。石岐二中也来了一批解放军。他们在学校组织军训后马上恢复上学问课。校园秩序开始有所稳定。但由于解放军“支左”中支撑一些“根正苗红”的造反派,打压一些“家庭出身不好”的造反派。结果,军宣队撤走后,复课闹革命宣告结束,学校马上形成了两派对垒的局面。他们各自占领一些教室,制备一些准备武斗的石块和刀具,棍棒。所幸双方尚算克制。并没有发生流血冲突。

“老三届”毕业离校,混乱局面结束

1968年8月,工宣队开进石岐二中,成立三结合革命委员会。工宣队进校后,红卫兵组织迅速衰落,派性冲突基本解决。为了彻底改变学校的混乱局面。本应分别在1966、1967、1968年初、高中毕业的学生(史称老三届)全部在1968年9月毕业,在发放毕业证书后全部离校。此时,清理阶级队伍和战备疏散同步开展,许多在学问革命中惨遭劫难的教师被迫连同户口一起迁离城区,安置到偏僻的农村当农民或教师。1968年9月,石岐二中新一届初一新生入学。1968年12月,毛爷爷下达了“常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上山下乡运动大规模展开,“老三届”毕业生大部分前往农村。石岐二中的学生主要前往中山的横栏公社、民众公社等大沙田地区插队落户当农民。

19693月,中苏边界发生珍宝岛事件后,毛主席发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掀起了挖防空洞的高潮。在周边群众和师生的参与下,西林山挖起了纵横交错的防空洞,整个西林山腹部几乎被掏空。

石岐二中拓办高中

1972年,石岐二中开始拓办高中。参照军队的编制,以连排命名班级。年级为连,级组长称连长,班称为排。复课后,由于许多老师都被迁到乡下。同时无人愿加入教师这个“臭老九”的队伍,师资奇缺,只能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挑选较好又愿意做教师的学生留校担任教师,因此,文革后期,高中毕业教高中成为见怪不怪的现象。1968年至1975年由孙具瞻任学校革委会主任、校长。

座落在新安的农场成为二中人的集体回忆

1969年,根据毛主席1966年的“五七指示”,学生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石岐二中在城郊的新安村的山地建起了学校农场,占地面积近百亩。建起了一排平房,有宿舍、饭堂。邵斌老师任农场场长。每届高中生都要在农场务农一个学期。学生们在农场耕种、养猪,学习学问课。其他班级的师生每周一次步行挑垃圾到农场做堆肥。并在农场劳动一天。1976年,农业学大寨,二中全校师生在农场的山头上开垦人造小平原,用于栽种农作物,又在其附近建造碉楼,用于看护田间作物。至1980年,学生学农活动全部停止,农场运作基本结束。所有用地及其上的建筑物由新安村收回。

二中成为石岐玻璃厂的一个车间

1974年起,石岐二中降格为石岐玻璃厂的一个车间的级别,玻璃厂派出的工宣队成为学校的主要领导。教师要经常参加玻璃厂工人的班后会,接受教育。1976年底,四人帮倒台,学问大革命结束。至1977年11月6日,中共中央转发教育部党组报告,各地进驻大、中、小学的工宣队全部撤出学校,石岐二中终于恢复昔日的宁静。

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给石岐二中带来巨大的破坏,除了给教师队伍造成巨大的伤害外,学校的所有教学设施,史料典籍,教学仪器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坏和盗窃。到文革结束,石岐二中实验室所有残存的仪器用一担萝筐就可轻松地挑走,图书馆里已几乎无书可读,课室的门窗桌椅破败不堪。

4. 劫后复苏  再立潮头

教学质量与石岐一中不分伯仲

19755月,何俭强到石岐二中任副校长。在百废待兴中接过复苏二中的重担。学问革命结束后,教育开始受到重视。1977年,恢复高考。由于尚未有重点中学之分,许多优秀学生纷纷来到石岐二中就读,加上被遣散到农村的许多知名教师纷纷回到二中。学校的学习气氛十分热烈,学生渴求获得常识,教学质量与石岐一中不分伯仲。1978年,林源、欧志海两位同学在中山县的数学竞赛中脱颖而出,被选择代表佛山地区赴广州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并取利于优良成绩。1978年,我校学生参加高考成绩优良,被评为佛山地区先进单位。1979年在中山县数学竞赛中,张伟光同学获高中组第一名,梁泽伟同学获得第三名。在石岐镇初中(含石岐一中)数学竞赛中,我校荣获全镇总分第一。1981年,中山县举行语文竞赛,我校陈玉梅、马晓红进入前十名。

体育比赛星光熠熠

在体育比赛方面石岐二中的运动员屡获殊荣。欧玉婵同学在19748月获全国少年田径分区赛60短跑第一名并获跳远第二名,19754月,在全国少年田径选拔赛获100跑第一名、跳远第一名,19759月参加全国第三届运动会,以124获得100跑第二名。1980年,我校获得中山县航空、航海模型比赛第一名。1977年,学校由江嘉良、陈渭光、刘颖枢组成的男子少年乒乓球队和由莫卡莎、古诗诗、邓小园组成的女子少年乒乓球队,代表中山市参加全省的少年乒乓球赛,荣获男、女子团体冠军。接着,代表广东省参加全国在辽阳市举行的四项比赛中,又荣获男、女子团体和男子单打三项冠军。江嘉良同学在代表国家参加世界第38届、39届的乒乓球比赛中,连获两届男子单打世界冠军,为国争光。1978年,郑敏儿同学参加全国业余体校比赛,获80栏第一、3000第一、三项全能第二,1979年代表我国参加世界中学生田径运动会,荣获100栏金牌(成绩1415)。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